醒醒,该睡了。

是七楼二十室一号床的病人。

对不起这个月莫得产出。
这篇码着,有梗就写,拿来凑数。

【丛林/静波】BELIEVER

【丛林/静波】BELIEVER

很短的伪车。
无剧情无组织。
被吞的有点头疼。
还是走一波评论吧。

翟九鞅,陈文临。
给您拜年啦。【歪没错又是那个七楼二十室一号床的病人发病了。
属于邪教玩家,请谨慎关注。


目前love的:《媚者无疆》长安独粉,《镇魂》原著巍澜、剧版巍夜,《镇魂》楚郭楚,《镇魂》静波静,《妖猫传》空白空,《声临其境》文临,《神探夏洛克》福华福,《伪装者》双曼,《奔跑吧》超赫。

【楚郭】一生等你。


ooc歉。私设有。
放心,绝对he。是短篇,一发完。



郭长城攥紧了拳头,在街角的咖啡店门前,眺望雨幕中那看不太清的一袭黑衣。他望着那坚实背影,双拳微微松开,长出了一口气。他在笑,他很幸福,很快乐,很知足,也什么都不害怕了。郭长城如是想,唇角上扬,是他在笑啊。



饶是这样,他的神智却未被倾盆大雨冲散,仍旧清明。没有雨水是温热的。可是也有可能啊,谁说,谁说不可能了。



他反复的想着,就快要骗过了自己。





就在今天凌晨,郭长城怀揣着忐忑的心,给赵处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是……是关于……关于辞职的。”



郭长城挑了个楚恕之不在的时候,结结巴巴的告诉了特调处的各位同事。他归还了林静专门给他研发的小电棒,感谢了林静祝红他们这些年来的照顾,深深朝着巍澜二人鞠了一躬,然后在特调处众人的目送里,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个满载回忆的地方。



楚恕之其实是知道郭长城要走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身为楚家最好的傀儡师,他自自以为冷酷无情的心,在这一刻揪的那样厉害。





让我们回顾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8012.07.07
郭长城第一次自己独自出任务,完成情况就他个人而言可以说很不错了。楚恕之破天荒没有在叫他笨蛋,甚至夸奖了小郭。虽然那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表扬。



8012.07.14
特调处众人在赵云澜美其名曰的庆功宴中,醉了个东倒西歪。当然,楚恕之没醉,黑袍使大人沈巍滴酒不沾,二人自然清醒。宴毕,楚哥送小郭回家。路上的小郭醉醺醺的,冲着楚哥傻乎乎的笑,嘴里还嘀嘀咕咕着什么。楚恕之侧耳细听,竟是“楚哥真好看”“眼睛好看”“哪都好看”之类的话。傀儡师想板着脸,却藏不住心底雀跃。



8012.07.21
长城小兔子趁着夜深人静,月明星稀,特调处里只有他和楚哥,悄悄地,悄悄地在小小的笔记本上画下了楚恕之工作时的模样,还顺带在旁边拿了红笔涂了几颗小爱心。他痴痴的笑,回过神时本子的那一页已经满满当当的被“楚哥我喜欢你”占据了,一点空白都没留。



8012.07.28
傀儡师沉默着,郭长城也沉默着。桌上是那本摊开了的日记,那一页被风吹过,翻了个页。本子哗啦啦的响,又被楚恕之翻回了那一页。他皱了眉。他不高兴了。自己……在这里呆不长了。小郭自嘲的笑笑,没等楚恕之说什么,在特调处众人的眼里,他转身而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叫做,落荒而逃。



8012.08.01
郭长城的辞职信交上去了,等着昨天请了假的赵云澜今天上班来批。





是幻觉吗。



郭长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好像看见了楚哥转过身了,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站在了自己面前。他想逃,可是又腿软。完了完了,小郭索性闭了眼,等候发落。



温暖的怀抱,低沉的声音,温热的气息,温软的嘴唇。



“我等你,等了很久了。”
“可惜,照你着架势,是想要我等一生啊。”



楚恕之语气平淡,像是在告诉郭长城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却不想这一句话,在小兔子心里犹如掷石击水,泛起涟漪。




他窝在楚恕之怀里,雨水泪水混在一起。这回,他笑的真心。






第二天,特调处少了四个人。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但红姐已经习惯性安慰自己了。
“人间不直的。”
顺带脱口而出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马得思给。”



什么,你问郭长城的辞职单啊 。
赵云澜请假了,没看。
特调处众人什么反应啊。
他们也就听着玩玩,仅此而已。

《巍澜》记得


赵云澜到现在还能够依稀记起当初那个年轻教授在树下拍打满身叶子仍风度仍在的模样,那是初见他的场景。还有他的笑,那么阳光,那么清。一眼似微风轻抚,二过似夏雨清凉。那种笑容,赵云澜只在他身上见到过。


可是……。赵云澜皱了皱眉,忽感一阵眩晕袭来,头疼无比以至于无法站稳便膝盖一软,身形摇晃几下方才扶着玻璃桌站好。


厨房里走出一人,面色苍白带些倦意可看上去却也身体无碍,来人抬手为赵云澜倒了杯温水,在递到桌边晕晕乎乎的人手中前还将水杯靠近自己唇瓣进行试温,感觉温度适中后便拉过赵云澜的手,递予他那杯水。手腕轻轻一转使得温热掌心将有些发抖的手包裹在手心内。


两个人仿佛对这一切都很坦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


“沈巍……我又记起一些关于他的事了。”


赵云澜有些犹犹豫豫的开口,却在对上沈巍的鼓励眼神时找回了自己的舌头。沈巍在一旁认认真真的安静倾听者,他身子前倾面带笑容,时不时点头或是歪头扶扶眼镜提出疑问,听到几处时唇角不知不觉因愉悦而有些上扬。

不错,看来这次恢复效果不错。沈巍想。


“对了,我好像想起来他也姓沈。……还长得跟你很像!”


何止是像,那明明就是他本人啊。沈巍笑笑,摇摇头,握住赵云澜的手不觉紧了些。

《超赫》错过

《超赫》错过

ONE.

窗外滴滴答答的,不知道是空调水又或为雨滴落在屋檐上的声音。


邓超扶着陈赫歪歪斜斜走进酒店大厅时还在暗自吐槽。陈赫这家伙,仗着自己酒量好不怕醉,今个儿晚上他是玩了命的喝啊。可是……邓超刚有些分神就感觉右胳膊下沉许多,他赶紧转身下意识将神志不清的陈赫伸手搂进怀里让他有所依靠。


陈赫整个人软软的,窝在邓超怀里,乖巧模样就像个孩子。他浑身发热,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微微发红的脸蹭了蹭邓超的胸口,手中轻捏邓超的衣角。感受到怀抱着自己的人想要挣扎离开,他委委屈屈眼角泛红,仰头对着邓超泪眼汪汪,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颇有耐心的俯下身将自己耳朵送到陈赫嘴边,邓超觉得自己这个队长真的是太合格了,关心兄弟,包括他们的身心健康。陈赫见他低下头凑到自己嘴边,还嫌不够,又往邓超那个方向靠近了些许距离。


“我可喜欢他了……”
“但是我和他是不应该的……”
“所以我上次跑了……”


大脑断片后,邓超只记得自己把陈赫抱到空无一人的酒店大厅沙发上。至于怎么抱的,不知道,而且也不重要。趁着陈赫迷迷糊糊卧倒在沙发上嘟嘟囔囔的时候,邓超好好的理智分析了一下陈赫刚才那段话,不知不觉陷入回忆。


TWO.

“你好,我是陈赫。”
“你好,我是邓超。”


“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了。”


这句话在陈赫心中默念无数次,却仍旧没有开口对邓超吐露一个喜欢。他微微低头,自嘲般笑笑,暗讽自己想法可笑后又迅速调整状态仰头对邓超勾起唇角。可他没想到,刚抬头便看见邓超正带着不易察觉的探寻目光上下仔细打量他。


邓超的眼神很复杂。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向陈赫这样的明媚笑容。单纯而干净的眼神,深深的刺进了邓超的心。


或许这就是一拍即合。


他们小心翼翼避开人群,借着酒精颠鸾倒凤,一夜风流。


第二天清晨,邓超抬手摁掉床边手机闹钟,刚想要将怀里的小孩子抱紧 却发现自己捞到的只是一份空气。失落涨满了邓超的心,他有些茫然无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痴痴的发呆。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么阳光的少年。


直到几年前,邓超接了档综艺节目,这才又见到好久不见的陈赫。他们握手,问好,寒暄,就像从未见过一样。


返回酒店的邓超暗下决心,这次绝不让他离开。
返回酒店的陈赫暗下决心,这次绝对不会离开。




THREE.

正躺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的陈赫缩成一团,贴过去想要吻邓超的唇角。他至于怎么躺在床上渐渐一丝不挂的,不知道,而且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他如此这般的是邓超。


他们已然互相拥有。


第二天,围观群众就surprise的发现,邓超和陈赫的戒指既熟悉又陌生。


据威逼利诱再三确认过眼神也绝不动摇坚持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鹿晗郑恺王祖蓝等人透露,昨夜窗外断断续续的,是空调水,也是雨滴落在屋檐上的声音。至于……隔壁什么声音?对不起雨太大没听清。


嗯,我们都要做一个深藏功与名的不知情人氏。

《赫超赫》习惯

短片不过二百。
欢迎自己入坑愉快。



“啊——!!!”

哪怕是经历了几次的“节目惊喜”,邓超再怎么轻抿薄唇紧咬牙关也还是藏不住内心当中的极度恐惧,他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下意识往身旁陈赫方向靠。

像个孩子。

邓超习惯性的这样靠。
陈赫习惯性的这样想。

《M.Y》初见


ONE.

砰、砰、砰。

三声枪响以为号令,犯罪分子有备而来,专挑老弱病残下手。人群惊恐尖叫似乎与枪声一同奔涌而出,街道顿时一片混乱,警民都被堵在街口,想进进不去,想出出不来。这个时候,想要保命的人都跟发疯了似的往外涌,没人拦得住。他们谁都不信,包括警察。人群中几个身手较好的小警察立刻被组织派出来,建立临时小分队,突破人墙进入案发现场。

血,肆意横流。

当朱亚文带领警察们赶到时,为时已晚。入目就是残尸断臂,血流成河。有警察,有民众,有歹徒。画面惨不忍睹,先前进入的警察全部光荣殉职。

鸦雀无声的安静,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除了警察们小心翼翼避开尸体迈出步伐在街上搜寻线索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一个小警察却悄然无声的倒下了,丧失了自己的生命。接着,一个又一个,不出几分钟时间,百余名警察仅剩不到一半。

咔哒,有什么东西轻响。电光火石间就毒针刺入明处朱亚文的脚踝,与此同时消音手枪也对准了暗藏的杀手。朱亚文发出一声闷哼,警察们由分散转聚散,形成包围圈,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对准了发音处。黑暗中走出个人影,看样子是劫匪临走时留下的杀手,他不慌不忙,也不害怕,斯斯文文的样子,看不出是这号人。双手插进裤子口袋,用风轻云淡四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可就是他,他是个屠夫,是个惯犯,对警察们的喝声毫无反应。

“举起手,抱住头,蹲下,不然他们就开枪。”

空气失去了流动性,凝滞在街上。朱亚文真的生气了,小警察们都神经紧绷,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那男人。可当事人还是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叫人气的想要狠狠揍他一顿。

一刻,两刻。

他抬头,笑了。人畜无害的笑配上他这一身衣服,好像所有人都误会他了。目光在表情凝重的警察中扫视几轮,最终停在脸色难看的朱亚文身上。

他笑的更开心了。

这是朱亚文晕倒之前的最后一点记忆。



TWO.

翟天临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开完一个上午的会,他早就已经腰酸背痛精疲力竭了,刚刚趴在桌子上小憩了一会儿。正迷迷糊糊的收拾着会议室桌上的材料准备起身离开时,瞥见手机屏幕有一条医院里的紧急通知。

“请今日值班胸外主任医师现在马上到一楼手术室,马上。”

时间是刚刚。电话铃也是刚刚响。

翟天临瞬间来了精神,抄起白大褂就从五楼往一楼奔,电梯在三楼停滞他就由楼梯一路而下,到达门口时已经气喘吁吁,病人病情也了解的七七八八。

病人叫朱亚文,是个警察,很厉害,但是这次中招了,被毒性扩散能力极强的毒针扎了 脚踝,现在不知道病毒扩散到哪里了,人能不能活下来,所以全市最好的医生有在的都被调到医疗设备最全的翟天临所在的医院里时刻准备着为挽救一个国家极为重视的生命而努力。

穿上“战袍”的翟天临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被眼前朱亚文昏迷不醒毫无生机命悬一线的模样给吓着了。他不容有怠,即刻开始检查工作。



THREE.

其实翟天临不知道,朱亚文只是累的,他没有力气,也不想睁眼,更不愿意看见每一个医生拖拖拉拉进来时那副“你已经没救了”的表情。可是朱亚文能够感受到现在的医生好像有点不一样,他没有多说什么就开始为自己诊察,一丝不苟。

他勉勉强强睁开了眼睛,瞥见手术台旁神情严肃忙忙碌碌的小医生。

很年轻,很认真,很好看。朱亚文在心里下完评语,就真的因体力不支而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