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该睡了。

是七楼二十室一号床的病人。

【双曼】忆梦


°汪曼春个人向
°很短,很短
°失眠产物



这应该,是第九次了吧。



汪曼春从床上坐起身来,随意理了理稍显凌乱的衣物,缓慢踱步至隔壁书房,推门而入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她并未停步,轻车熟路的来到书桌前,啪的一声摁亮了桌边台灯。



台灯泛着淡黄的光,悠悠然将柔和光线撒进漆黑的书房,撒进汪曼春的心里。她随手拿起桌边的记事本,在写有“于曼丽”往下一点的位置,给快要完成的两个正字又添上一笔。



多久了,已经有多久了,已经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至少在短时间内放松了警惕,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踏踏实实、轻轻松松的念一个人了呢。



上次,是记不得几年前,对明楼的爱了吧
现在,是就在那前不久,对那个姑娘的……



是爱吗……?汪曼春自问着,很快的,又自嘲般摇摇头。



做76号情报处处长是很累的一件事。肩上背着卖国贼的罪,又时时刻刻要被日本人防着。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爱一个人了。



或者说,她不敢再去承认了。爱一个人要考虑的很多,平日里的儿女情长放到现如今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本就有着极大的风险。更何况,她和曼丽,都是女子。要是于曼丽她真的跟了自己,以后的路只会越来越艰难,也会因为心中的一份羁绊,给双方增加越来越多不必要的顾虑。



只要每天能够看见她,好好的,就足够了。汪曼春如是想。



她终究还是困了,伏于桌案草草休息了。



窗外有清脆鸟鸣。心里有于家曼丽。


真好。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