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该睡了。

是七楼二十室一号床的病人。

【楚郭】一生等你。


ooc歉。私设有。
放心,绝对he。是短篇,一发完。



郭长城攥紧了拳头,在街角的咖啡店门前,眺望雨幕中那看不太清的一袭黑衣。他望着那坚实背影,双拳微微松开,长出了一口气。他在笑,他很幸福,很快乐,很知足,也什么都不害怕了。郭长城如是想,唇角上扬,是他在笑啊。



饶是这样,他的神智却未被倾盆大雨冲散,仍旧清明。没有雨水是温热的。可是也有可能啊,谁说,谁说不可能了。



他反复的想着,就快要骗过了自己。





就在今天凌晨,郭长城怀揣着忐忑的心,给赵处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是……是关于……关于辞职的。”



郭长城挑了个楚恕之不在的时候,结结巴巴的告诉了特调处的各位同事。他归还了林静专门给他研发的小电棒,感谢了林静祝红他们这些年来的照顾,深深朝着巍澜二人鞠了一躬,然后在特调处众人的目送里,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个满载回忆的地方。



楚恕之其实是知道郭长城要走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身为楚家最好的傀儡师,他自自以为冷酷无情的心,在这一刻揪的那样厉害。





让我们回顾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8012.07.07
郭长城第一次自己独自出任务,完成情况就他个人而言可以说很不错了。楚恕之破天荒没有在叫他笨蛋,甚至夸奖了小郭。虽然那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表扬。



8012.07.14
特调处众人在赵云澜美其名曰的庆功宴中,醉了个东倒西歪。当然,楚恕之没醉,黑袍使大人沈巍滴酒不沾,二人自然清醒。宴毕,楚哥送小郭回家。路上的小郭醉醺醺的,冲着楚哥傻乎乎的笑,嘴里还嘀嘀咕咕着什么。楚恕之侧耳细听,竟是“楚哥真好看”“眼睛好看”“哪都好看”之类的话。傀儡师想板着脸,却藏不住心底雀跃。



8012.07.21
长城小兔子趁着夜深人静,月明星稀,特调处里只有他和楚哥,悄悄地,悄悄地在小小的笔记本上画下了楚恕之工作时的模样,还顺带在旁边拿了红笔涂了几颗小爱心。他痴痴的笑,回过神时本子的那一页已经满满当当的被“楚哥我喜欢你”占据了,一点空白都没留。



8012.07.28
傀儡师沉默着,郭长城也沉默着。桌上是那本摊开了的日记,那一页被风吹过,翻了个页。本子哗啦啦的响,又被楚恕之翻回了那一页。他皱了眉。他不高兴了。自己……在这里呆不长了。小郭自嘲的笑笑,没等楚恕之说什么,在特调处众人的眼里,他转身而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叫做,落荒而逃。



8012.08.01
郭长城的辞职信交上去了,等着昨天请了假的赵云澜今天上班来批。





是幻觉吗。



郭长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好像看见了楚哥转过身了,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站在了自己面前。他想逃,可是又腿软。完了完了,小郭索性闭了眼,等候发落。



温暖的怀抱,低沉的声音,温热的气息,温软的嘴唇。



“我等你,等了很久了。”
“可惜,照你着架势,是想要我等一生啊。”



楚恕之语气平淡,像是在告诉郭长城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却不想这一句话,在小兔子心里犹如掷石击水,泛起涟漪。




他窝在楚恕之怀里,雨水泪水混在一起。这回,他笑的真心。






第二天,特调处少了四个人。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但红姐已经习惯性安慰自己了。
“人间不直的。”
顺带脱口而出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马得思给。”



什么,你问郭长城的辞职单啊 。
赵云澜请假了,没看。
特调处众人什么反应啊。
他们也就听着玩玩,仅此而已。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