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该睡了。

是七楼二十室一号床的病人。

【文临】向往


°路人鞅围观向
°很短,很短
°不是狗仔


我又看见他们了。


还是原来黄昏傍晚的时间,还是在夕阳透射斜晖于水面泛起波光粼粼的湖水边,还是那座往来行人车辆都川流不息的桥上,也还是那一对天造地设的爱人。


“亚文哥。”

“诶,我在。”


他们相视,相顾无言,波澜不惊的样子,就好像他们只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有过的不过只是一面之交,不过是君子淡如水般的情意。


当然,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


你要看不出翟天临微微上扬的唇角,和朱亚文藏进眼底的深深爱意。也听不见朱亚文一句简洁回复当中揉进的万千宠溺,翟天临轻唤时语气里掩不了的满满柔情。


他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不在乎过路人投来的异样眼光,不在乎往来车辆的喧闹轰鸣,也不在乎即将来临的长夜漫漫。


他们是从容不迫的,一步一稳的。他们刚才走过桥下,现在走过湖边,不出意料的,他们将会一起走到未来。


嘘……别听我瞎说。


他们啊,还在桥上站着呢。

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

还时不时的望我这个方向看几眼。



糟、糟糕。

别是发现我了吧。

评论

热度(21)